總之是廣告

「這絕對是詐騙。」

 

見坐在對面的和田與新垣異口同聲地譴責,小笠原端著咖啡杯的手停在半空中,有點吃驚,因為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這兩個人意見相同。

 

小笠原這天教完課後,繼續在家裡找了一陣子,仍找不到任何與房屋土地相關的文件或資料。一個人悶著頭煩惱也不是辦法,他便到『白兔』向店長和田跟廚師新垣徵求意見。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打擾了。」

 

掛上電話後,小笠原嘆了口氣。

 

這是電話簿上最後一個電話號碼了,問遍親戚跟父親的朋友,沒有一個人知道他現在人在哪裡或是他的聯絡方式,甚至還有人反問他,你不是他兒子嗎?怎麼會不知道他在哪裡。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哇,裡面果然很大耶。」

 

小笠原雖不清楚這位野村先生的來歷,但心想來者是客,而且站在門口也不好說話,便請他進家門坐坐。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於醫院走廊上人來人往,雷家兩位兄弟又長得很占空間……咳,我是說他們二位人高馬大、一表人才──總之,我們移動到T大醫院的中庭較無人煙處談正事。

 

「那位吳志東,其實是我們的同事。」

 

「咦?!他是調查局的人員?」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星期一,我跟雷檢察官一大早就拿著報告,堂堂正正地邁開大步往顏檢察官的辦公室前裡。

 

顏檢察官看見又是我們,臉色自然不太高興,反正我們也不是為了要表演相聲而來的。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凌晨四點,天還未亮,門鈴聲劃破寧靜。

 

雷檢察官準時依約前來,我卻累得還張不開眼睛,連翹起小姆指的力氣都沒有。

 

過沒多久,我聽到開門聲,應該是小郁去開門了,他一向是我們家裡最早起的人。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倪法醫,你覺得如何?」

 

田檢察官老練地站在上風處,但味道仍刺鼻地讓他掏出口罩戴上,身為法醫的我可沒這種福利了,因為味道也是判斷的要素之一。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來到小笠原家已經兩個多月了。

 

當初和田跟新垣的擔心都是多餘的,小笠原雖長得一副粗手粗腳武人模樣,照顧動物卻非常細心,而且駕輕就熟。

 

青受傷還虛弱的時候小笠原泡貓奶粉給牠喝、幫牠上廁所擦大小便、晚上還怕牠著涼或取暖的電燈炮太熱,隨時起來察看狀況。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回來了。」

 

明知道家裡沒有人,小笠原仍喊這麼一聲。

 

小笠原的母親因病早逝,最疼愛他的爺爺也在他上初中時離開人世,而那個他總是猜不透的父親則在某天把他叫來面前。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即使面對『鼎鼎大名』的顏檢察官,我跟雷檢察官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雖然法醫跟菜鳥檢察官,用RPG術語的話,就是初學者劍士跟只收屍不補血的牧師,看起來就是個無法闖關的組合。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