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是廣告

目前日期文章:201604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校慶結束後,某些看得見,或看不見的東西正悄悄地發酵,而發酵是一種魔法,可以徹頭徹尾地改變事物本質。

那些看得見的東西,像是溫翊嵐的粉絲,除了美術班的女生外,甚至還有外校的女生會站在門口等他。

莎莎跟陳宏睿經過她們的時候,莎莎翻了個大白眼,直說這真的太扯了。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於莎莎的關係,社長跟學長們早就知道了陳宏睿想上臺表演的理由,所以,當他帶著手傷跟溫翊嵐到他們面前解釋時,他們立即就點頭答應這樣的表演方式,還說會幫忙設置兩個麥克風。

口琴社表演完,輪到吉他社上場,學長在臺上演奏時,陳宏睿還是忍不住從後台探頭看向臺下的觀眾,尋找熟悉的身影。

遠方有個側面與父親相似的中年男子,他想再往前看仔細點,卻發現自己僵立在原地,無法操控身體。

隨即,那個中年男子笑了開來,那種笑容,不是爸爸。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時間一到,C中校慶園遊會便熱熱鬧鬧地開幕了。許多家長、校友都前來捧場,各班級攤位都使出渾身解數叫賣搶客。

即使開場前出了點意外,一年仁班的關東煮攤仍在大家緊急努力搶救下得以準時開張。

全班穿著某位同學媽媽連夜車縫的天藍色日式羽織外套,頭上綁著毛巾,攤位上方的大型廣告看板是四、五個人合力完成的,有人寫廣告字、有人幫忙剪貼拼裝,陳宏睿則幫忙畫了關東煮的插圖。

除了大看板外,攤位上最引人注意的是桌上那個奇巧的神秘機關,出自擁有外星腦的莎莎的設計。機關本體是一個用木板及鐵絲框起的木盆,其餘用飛機木、釣線及關東煮模型組成,看似沒有任何動力,但木盆上的關東煮模型卻固定節奏地時而往上時而往下,就像有個隱形的老闆站在那煮關東煮似地,不時引人駐足。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沒幾天,陳宏睿剛踏進社團教室就被社長拉到一旁說話,說是那天有兩個學長有事沒辦法表演,要他好好準備曲子上場。

「其實我覺得你的《兩隻老虎—變奏版》,還蠻好聽的,加油喔。」

來得太過巧合的機會與社長最後那句很難讓人不作聯想的鼓勵,全都顯示了這是個善意的謊言,源頭必定出自他最親愛的朋友。

陳宏睿苦笑地搔了搔後腦杓,上次讓小阿姨剪的頭髮已經變長許多,雙方也未曾再聯絡過對方,即使如此,還是有人用自己的方式關心著他。不管是莎莎或是溫翊嵐,陳宏睿都覺得他從他們身上得到太多太多。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你爸要來校慶看你上台表演?」

陳宏睿點點頭,又立即搖了搖頭。

「上禮拜我們社團進行徵選,我是第二候補。」

「第二候補是什麼意思啊?要等前面的人放棄嗎?」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頭痛。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成為溫翊嵐官方認證的『朋友』後,兩人交流也變得更多了。溫翊嵐常刻意經過仁班,只為跟陳宏睿打聲招呼,或是中午拉著他去福利社買午餐,拿去舊校舍後面吃。

這天早自習剛結束,溫翊嵐就來找陳宏睿,到打鐘了才回教室。

「你們是熱戀中的小情侶嗎?一大早來找你是怎樣啊。」

陳宏睿經過莎莎的座位時聽見對方的冷嘲熱諷,但他覺得莎莎更像電視劇裡嫉妒心破表的正宮。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是脊椎最尾端往上數的第五節脊椎把我痛醒的,為什麼知道得這麼詳細?因為就是
真的痛得那麼清楚地知道是哪一節在痛啊!

雖然昨晚的荒唐後,還有印象御手洗起身煮開熱水,弄成溫水後幫我清洗那邊,這點程度
的紳士他還是有的,免去了肚子痛之苦,但腰痛卻是每次都會伴隨的,而且這次的痛楚更
劇。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兩個字,老樣子
  • 請輸入密碼:

「會痛嗎?」御手洗用極溫柔的語氣問著我。

我起先還愣了一下,這麼溫柔的御手洗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唔,應該說『這麼溫柔對我的
御手洗我是第一次看到』,因為御手洗對狗也都是很溫柔的。

「沒什麼感覺耶?」

御手洗方才看到我凍傷後,馬上出門挖了點雪,放進滾燙剛煮開的熱水裡,讓水溫變低一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宏睿在補習街下了公車,憑著記憶很快地找到那間店,溫翊嵐常跟表哥借的那台藍色的機車就停在店門口,跟上次一樣的位置。

他探頭一望,剛好是晚餐時間,店裡座無虛席,門口還站了好幾個戴著安全帽等著要外帶的人。落腮鬍老闆忙裡忙外,連溫翊嵐都在他身邊幫忙打包或備料。

老闆拿東西給外帶客人的時候剛好看到陳宏睿,便朝裡面喚道,「喂,小溫,你家小陳來了。」

「是喔!」溫翊嵐邊在圍裙上擦著手邊走出,見了人就開心地道,「陳宏睿站在那邊幹嘛,快過來啊。」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白色的迷霧中,我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袍,很熟悉卻又很遙遠的身影,「它」像飄的一樣
靠近我,我微瞇著眼睛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我好幾年前就上了天國的奶奶,奶奶對我面
露慈祥的微笑,還伸出她那佈滿皺紋的雙手,像是要帶我過去雲的彼端。

原來電影跟卡通裡演的都是真的啊,快要上天國時都會有親人來迎接…

就這樣上天國似乎也不錯,凍死聽說是最美麗的死法…反正那個人一定也不會為我的死流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色的山、白色的樹、白色的大地,看到的東西沒有一樣不是白色。

我無奈地望向前方,視線所及,沒有一處不是白色的,為什麼我會站在這個地方呢…我不
禁自問。

■■■

全日本最高的山是富士山,山頂終年都覆著雪,不過日本也有很多山地也是幾乎一年一半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週是期中考週,以往的陳宏睿總如獅子搏兔,對每次期考都不惜成本,用最高軍備對付。

但這次他卻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之前考試期間總跟換了個人似地連招呼都不打的,但今天第一堂國文考試考完後陳宏睿卻還跟同學有說有笑。

同學可強見狀還拉著莎莎咬耳朵,「宏睿他最近怎麼了?上禮拜在小歇跑去跟C女的嗆聲,這禮拜又一副自暴自棄要放棄第一名的寶座。他失戀了喔?」

莎莎撐著下巴邊翻著歷史課本,懶洋洋地說,「要是真的是失戀就好了,他就變成普通人了。」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歡迎光臨!」居酒屋老闆從丹田發聲,生怕進來的客人沒有聽到似的。

人來人往、熱鬧的居酒屋裡,在吧台的座位上卻坐著三個被烏雲籠罩的男子,各自喝著悶酒,三人形成旁人難以接近的結界。

坐在最右邊的男子,身穿制式的淺灰色西裝,黑色短髮,擦亮的皮鞋,看來就有種公務人員的味道。

最左邊的男子則與右邊的男子相反,穿著輕便的襯杉加T恤和刷白且膝蓋處撕破的牛仔褲,略長的頭髮,有著從事自由業或作家的味道。

至於中間的男子,頭髮長度是其他兩人的平均值,穿著白色襯衫,膚色也跟衣服一樣白皙,帶給人一種居家好男人的感覺。有種藝術工作者的味道。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erris Wheel》相關作

---

我叫繪理,今年十七歲,高中二年級,目前在橫濱馬車道的這間名叫Cat's Brain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家庭餐廳打工,其實平常不缺花用,只是為了賺明年暑假去台灣玩的旅費才開始打工。

平常工作還蠻輕鬆的,從下午五點到晚上十點,假日的話只有幫人代班時才會來。若有私事,店長也很寬鬆地讓我們調班,時薪的話……算是比一般高了。

店裡面除了我以外還有四、五個女工讀生,廚師二名,店長則負責咖啡跟飲料的部分——說到我們店裡的店長……他可是個大光頭喔,而且身材壯得跟摔角選手有得比,我第一次來面試時還嚇了一大跳,好不容易緊張地說完自我介紹後,他就突然冒出一句:「妳被錄取了。」搞得我一頭霧水。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OC、腦洞很大

 

 

--

大約在很久很久很久加上以後以後以後除以二的那個時間點,在浩瀚廣大無奇不有的宇宙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石岡老師。

第一次在龍臥亭見到他時,我就對這個從熱鬧都市來的小說家產生好感,他的長像十分誠
懇、爾雅溫文,說話的樣子也是,跟你說話的時候,許久未曾勞動過的白晰雙手交疊在桌
前,那對溫柔而和藹的眼睛和眼角邊微微的細紋都給人一陣微風輕撫過的感覺。

從他的相貌就可以看出他的個性,有別於我對都市人的印象,他簡直比我們這些鄉下人還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但是眼前這個男人,卻讓我有相識已久的錯覺。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OC注意XD

 

 

--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