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是廣告

目前日期文章:2016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團練休息的空檔,陳宏睿一手拿著飲料潤喉,一手打手機回覆訊息,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笑容,洋溢著無以名之的幸福模樣,令另兩位團員面面相覷。

 

原因無他,陳宏睿這幾個月以來變化太大,他們有點跟不上更新。

 

陳宏睿本來是由爵士鼓手找來代打的,說是他高中學弟吉他彈得還可以,後來原吉他手因故退團,他也順理成章地成為正式吉他手。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翌日,莎莎跟媽媽吃完午餐後就準備趕回德國了,而陳宏睿堅持搭巴士送他到機場。

他還當成郊遊似地,買了一大袋零食帶上車,莎莎懶得理他,兀自刷著手機。

他湊近莎莎身邊問道,「有什麼有趣的嗎?」

他不著痕跡地關掉跟溫翊嵐聊天的畫面,轉頭一本正經地說,「沒營養的偽科學文章,《長達十年的暗戀造成腦細胞受損,百萬人都驚呆了》。」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pinsinstudio.com/ps/201604/365.html

12月有365行商業誌新刊,有新番外,還請多指教^^

 

1.Parking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最後一包啊?肚子還有點餓啊——我去找找看有沒有別的存糧好了。」

陳宏睿打開洋芋片,邊走邊吃地前往廚房搜尋,留下一桌子零食、飲料包裝,其中只有雪碧跟麥香紅茶不是他喝的。

「雖然看他還吃得下東西就該放心,但是,這也吃太多了吧?」莎莎忍不住拿出手機拍了張照,傳上社群網站。

「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溫翊嵐笑著站起身幫忙收拾,「我本來以為我買得夠多了,結果還是遠遠不夠啊。」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年不見的三人聚首於陳宏睿家的客廳裡,高興之餘也有點感慨,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湊在一起就好了。

莎莎把背包放下,碰地往沙發一坐,挖苦地說,「我還以為我這輩子沒機會走進來陳宏睿家咧。」

「你沒來過宏睿家啊?」坐在旁邊的溫翊嵐有點驚訝,以為莎莎跟他那麼要好,肯定來過他家。

「他從來沒邀我過來啊,倒是後來上大學我搬出去自己住,他就把我住的那邊當自己家。」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了車,陳宏睿拖著腳步走到家門口。

 

告別式結束後,長輩們關心他一個人住不好、吃也不好,要他搬去跟叔叔陳行禹同住。幾個老人家輪流上陣,他只好出賣叔叔,說他的家裡堆滿書跟雜物,連站人的地方都沒有,要怎麼住人。但這個話題卻始終結束不了,姑姑說他家房子風水不好,他回年底就要都更了,一來一往,兵來將擋,最後還講到祖墳的方位不正云云。

 

若是爸爸還在的話,一定臭著臉轉身就離開了吧。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北飄著細雨,天空灰濛濛地能見度不高,遠方的通天高樓被烏雲遮了一半。

溫翊嵐在陽光普照的南部待了幾年,回來之後真有點不適應這陰雨綿綿、叫人打傘也不是不打傘也不是的天氣。

不過,對今天的場合來說,這也許是最適合的背景。

他撐著透明塑膠傘穿著黑西裝來到告別式會場,不意外地,看到滿滿的花圈花籃,上頭的屬名全是法界有頭有臉的人物。

由於喪家不收奠儀,他在接待處替簡律師與嚴律師寫上事務所名稱致意。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一秒,陳宏睿猶記得自己正分神想著,待會要怎麼偷拍溫翊嵐穿律師袍的照片給莎莎看,下一秒,他的人生霎時變色,當庭法官為他休庭,但是,趕到醫院急診室的時候,已經什麼都來不及了。

陳宏睿呆站在原地,看著已經離自己遠去,只剩下軀殼的父親,不知如何反應,只是站在那裡。

醫護人員都很有經驗,拉了把椅子讓他坐下,還不時關心他的精神狀況。

送陳行舜來醫院的其中一位法官,坐在陳宏睿身邊,用平靜的語調描述這整件事情,他的手始終覆在陳宏睿的膝上。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