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是廣告

目前日期文章:20170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已經過了晚餐時間,溫翊嵐才回到事務所。

他把冷掉的便當放在桌上後,就累癱在沙發,已經餓到沒食欲沒體力了,連爬起來吃飯都沒辦法,因此也沒注意到老闆辦公室還亮著燈。

接了阿虎的案子後,幾乎每天都過著這樣的生活,不是出門找監視錄影證據、拜託警察,就是翻案例、苦思如何翻案。

在這個幾乎每個交叉路口都有監視器的年代,就剛好案發現場的監視器壞掉。警方先前已經擴大範圍,把附近的監視器全調出來,勉強交叉比對,過濾出一輛砂石車。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沒看過Cape擠這麼多人耶!」探子Yvo去看了店裡的情況,興奮地跑回來報告。

學長甩著鼓棒,同樣自滿高興,「畢竟這是我們團,用這個名字在Cape的最後一場演出嘛。」

經紀人閻哥說,接下來就要準備正式出道了,會很忙很忙很忙,不要再到處拋頭露面了,得製造點神秘感,那什麼live、路邊表演、幫人伴奏的全都辭了吧。

因此,今晚是他們最後一次在這個舞台登場,消息一傳出之後,舊雨新知全都有情有義地來捧場。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溫翊嵐跌跌撞撞地步出大廈,走到機車停靠處,握拳槌向坐墊,發出像野獸般痛苦的低鳴。

怎麼會是這樣怎麼會是這樣……

他喃喃自問這個沒有答案的疑問,期待能有一個人給他一個解答,或者給他一拳,隔天醒來,世界還是一樣,陳宏睿還是他的好朋友陳宏睿。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吧。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宏睿拿起手機,電量被未接來電消耗得所剩無幾,一整排都是溫翊嵐三個字,最後一通是在三十分鐘前,還有一則訊息。

——你在哪?我在你家門口等你,多晚都等你。

這行字有股魔力,驅使他拎起背包,腳步虛浮地移動,更像是蠱毒似地,命他義無反顧地飛蛾赴火。

他打開團練室,向其他人報備自己得回家一趟,Yvo與學長還有說有笑地跟他說曲子還沒改完別想跑等等記得帶宵夜回來,了解一些案情的Zax則走到他身旁。

他低聲關心道,「怎麼了?」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絕對不可能,這應該是有什麼誤會吧?是他親口跟你講的嗎?這絕對不可能。」

溫翊嵐自己也慌了,抓著頭髮,嘴邊叨唸著重複的話語。

「這不可能啊,我去問他,對,我去問他!」

他自言自語地說完就直往門口走,眼前彷彿只看得到那個目標,連結帳都是服務生攔他下來結的。

溫翊嵐離開後,趙庭蓁這才冷靜下來,仔細想想自己都做了什麼事,隨即得到一個結論,她得趕緊先跟宏睿說才行。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身體的反應總是比較誠實,在理性善良小天使發聲前,溫翊嵐就跟著前方男女的後腳走進店裡。

這是一間老式但不失高級氣氛的西餐廳,中年待者迎上前問他有沒有預約,他說自己沒預約,一個人,並指定要坐在前面那對男女附近的位子。

待者見多識廣地沒多問,嘴邊掛著謎之微笑領著他到一個絕佳的座位上。距離有點近但因為燈光昏暗,加上角度與裝潢的關係,不怕太顯眼被發現。

他隨便點了個套餐後,就把全身的注意力放在另一桌,表情嚴肅地偷聽趙庭蓁說話,不過,她幾乎沒說話,都是那名男子開口。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天與大製作談過之後,樂團的未來規劃如光速般進行。

他們跟唱片公司老闆見面,跟經紀公司老闆見面,跟經紀人見面,跟助理見面,跟工讀生見面,在幾天內見了一堆人,名字跟長相都連不太起來。

每個見過面的人都比他們積極,樂團出道的事情彷復如箭在弦,不得不出。

然而,會從天上掉下來的從來就不是禮物,事情會進行得如此順利是有原因的。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韓小姐的案子,簡律師當天就親自打電話約她是否能夠再出來談談,起先她不太願意,但在簡律師巧舌如簧的說服之下還是勉強答應了。

溫翊嵐在一旁看得闔不攏嘴,畢竟上次他跟韓小姐幾乎算是不歡而散,她對自己的信任應該驅近於零,說不定連事務所打過去的電話都不想接,沒想到簡律師竟能在十分鐘內搞定。

可蘋見怪不怪地繼續做事,嚴律師不忘吐槽簡律師如果誤入歧途去做電話詐騙,個人年產值應該可望上億。

溫翊嵐對自家老闆的景仰不僅止於此。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早嚴小伶異常地忙碌。

從兒子鬧脾氣不肯上學拉開序幕,車子發不動造成夫妻口角,好不容易處理完家裡大的小的,走進事務所辦公室,才剛放下公事包,隔壁房間的合伙人就打了內線過來。

她用肩膀夾著電話,邊拿出筆電開機,心裡還想著早上兒子跟老公的鎖事,只用了三分注意力聽對方抱怨。

即使如此,對方講到重點時,她還是發出了驚訝聲。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樂團九點開唱,溫翊嵐抓準時間,在九點五分走進Cape,剛踏進門就聽到熟悉悅耳的聲音,正唱著一首軟軟甜甜的情歌。

『若是你監視我的大腦,一定會被我嚇到,一天四十八小時,沒有一刻不想你,想你想到數學都不好……」

四周燈光昏暗,唯有舞台上一道聚光燈打在陳宏睿身上,他戴眼鏡,白襯衫配淡藍色刷白牛仔褲,身體靠在高腳椅邊,雙手捧著麥克風,輕鬆哼唱。

糖漿像是不用錢似地,毫不間斷擠進歌聲裡,連他的呼吸聲都帶著甜味,嘴邊始終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即使歌詞內容再芭樂無腦,大家都毫不在意,聽了覺得幸福、覺得快樂就好了。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溫翊嵐回到事務所,室內是暗的,可蘋跟嚴律師都已經下班,只剩簡律師的辦公室還亮著燈。

當他轉身把大門關上時,簡箴彥也走出了辦公室,打開日光燈,坐在沙發上,優雅地翹起二郎腿,嘴邊帶著笑意。

溫翊嵐在簡律師手下工作也快一年了,就算還沒摸透對方的個性,也該懂得地雷的位置跟老闆生氣前兆的模樣。

他手腳俐落地把背包放在一旁,在對向沙發上正襟危坐,等待簡律師開金口。

「下午的事情我聽說了。」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