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句話溫翊嵐才剛說出口就有點後悔,又不是小孩子了還搶玩具啊,吃醋?不,絕對不是,跟崇拜偶像歌手妹妹吃什麼醋啊。

「開玩笑的啦,你們在練吉他啊,我坐旁邊聽。」

他大搖大擺地走到長椅旁,剩不到半個屁股的位子,硬擠著也要坐在陳宏睿旁邊,以為自己成熟得像個男人,孰不知所作所為幼稚得比小男生還不如。

在這種狀態下這兩個人怎麼可能還練得下吉他,溫翊妤臉上忽青忽白,腦中似乎正在進行各種揣測。

而陳宏睿的左手邊是男友,右手邊是男友的妹妹,他左右來回顧盼,嘆了口無聲的氣,至少在坦白真相之前先做好預防措施吧。

他站起身,一手拿過溫翊妤的吉他,說先幫她保管,回頭拉著溫翊嵐的手蓋在她的手心上。

「好好握著你妹妹的手。」自己的妹妹自己抓牢,我等下可不想跑馬拉松。

溫翊嵐見男朋友此時的氣勢無比強大,可比法庭上威風凜凜的簡律師,他縱有疑問也不敢多嘴,聽話握緊妹妹的手。

溫翊妤好久沒跟哥哥肢體接觸,羞怯地想抽手,卻被牢牢抓緊,她已經完全無法理解這究竟是什麼情況了。

陳宏睿站在這對兄妹面前,清了清喉嚨,板起正經八百的臉孔像是在講課,還來個課前複習。

「首先,妳已經知道我跟妳哥是高中同學。」

溫翊妤點點頭。

「剛剛跟妳說我們感情不錯,我們倆真的很要好。」

她抬眼看著陳宏睿,沒來由地緊張起來,手心冒汗,那個「要好」兩個字聽起來別有深意。

「講得更細節一點的話,我們上上禮拜開始住在一起。翊嵐會煮東西給我吃,家事都是他負責,他真的很會照顧人。」陳宏睿說到這裡,兩人還很有默契地互望一眼。

老師跟助教各提示了一大半,再加上男朋友這個關鍵字,只差沒把解答寫在黑板上了,溫翊妤再怎麼不願意相信,事實仍擺在眼前。

「我最近比較忙,還是會抽空打電話給翊嵐,雖然常常講到一半就被經紀人抓走,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掛他電——」

溫翊妤沒聽他說完就激動地站起身,要不是溫翊嵐還抓著她的手,她可能真的會狼狽而逃。

她怔怔地看著自家哥哥,又回望自己的偶像,嘴唇顫動,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最後放棄地重重坐回椅上,一言不發用力甩開溫翊嵐的手。

溫翊嵐沒想到妹妹會大受打擊,他以為頂多被她埋怨幾句坑幾樣東西請吃飯就算了。

他正想開口時,陳宏睿忙不迭地阻止,用眼神暗示他給妹妹一點時間。

這對情侶就在一旁默默守護著她,而溫翊妤像是置死地而後生,從沉默中猛地抬起頭,沒來由地發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好像還不到半年吧。」陳宏睿回道。

「不對,這看要從什麼時候開始算,你在歐洲我打電話過去告白的時候開始算的話——」

溫翊妤摀著耳朵放聲大叫,「算了算了你們還是不要講好了,我不想知道這麼細節的事情!這叫我以後怎麼面對睿睿啊——」

「妳怎麼叫他睿睿?」也太親暱了吧。

「他的名字就叫睿睿啊。」難不成要叫大……不,我還是不要亂想好了,人生中有些事還是迷糊過去就好。

「說得也是,宏睿你就不能改個藝名嗎?」全世界都叫你睿睿,這感覺實在太奇怪。

「那是焰哥的命令,不能改。」更何況現在重點不是他的藝名啊,陳宏睿見溫翊妤態度軟化,難掩欣喜地問,「翊妤,你能接受我跟你哥——」

她雙手一攤,大度豁達地說,「就算我不接受的話,我的偶像還是跟我哥在一起啊,倒不如試著接受,以後還能跟你要幾張演唱會門票。」

「如果我們有辦演唱會的話,看妳要幾張都留給你。」這交易太划算,陳宏睿笑得闔不攏嘴。

「耶!太好了——」

溫翊嵐笑著伸手摸摸妹妹的頭,「果然是財金系的,這利潤算得不錯。」

溫翊妤左閃右擋,氣忿忿暗自吶喊,我念財金才不是為了計算這個——

「所以,我今年的生日禮物應該也不是哥妳挑的吧?」

溫翊嵐興奮地說,「妳怎麼知道?宏睿選的喔。」

「怎麼可能沒發現,而且你以前都只包紅包給我啊,」她沒好氣地說,「那條圍巾怎麼看也不像是你會買的東西,一個人最難改變的東西就是品味,哥你的品味喔,從小時候就沒長進過吧,還好你那個刺青不是刺在手上,那個圖案實在太中二了,怎麼會想刺那個圖啊——」

溫翊妤逕自吐槽自家哥哥,沒注意到另兩人臉色丕變。

哥哥最終還是忍不住打斷她的話,「我應該有跟妳說過,那個刺青的圖是我朋友畫的吧。」

「好像有……說是你最要好的朋友。」

「我跟他真的很要好。」

「哥,再怎麼要好也不會把那麼怪的圖刺在身——」

「我跟他要好到,現在住在一起。」

她驚慌地看向陳宏睿,他苦笑到不行地說,「是我畫的沒錯。」

這次沒人抓著,妹妹終於順利地落荒而逃了。

「幹嘛不接我電話,妳到家了吧?。」

陳宏睿倚在小藍機車旁吃冰淇淋,邊看著溫翊嵐打電話:

「好啦好啦,他不會生氣啦我會跟他說的。」

他掛斷電話後,聳了聳肩,「翊妤平安到家了,叫我把吉他放表哥店裡,她再去拿。」

「我明天早上沒事,可以拿給她啊。」

溫翊嵐大笑,「她現在怕你怕得要命,以為你會生氣。」

「有什麼好生氣的?」他翹了翹鼻子,「這表示我的品味有進步啊。」

「我覺得你去找她只是想逗她玩,別欺負我妹喔。」

「其實你對你妹很好啊。」

「我怎麼可能對她不好,以前小時候也不是我愛打架,有一半是為了朋友,另一半則是去揍那些愛作弄我妹的傢伙。」溫翊妤小時候長得瘦瘦黑黑的,班上總有些沒長腦的男生會欺負她。溫翊嵐揍人揍得出了名了,後來就沒人敢碰溫翊妤一根寒毛了。

「她知道你打架都是為了她嗎?」

「沒跟她說過,」溫翊嵐揚起嘴角,「不過她應該知道。」

見對方聞言有點訝異,他隨即又道,「即使是這樣,但她還是會抱怨我愛打架什麼的,這就是兄弟姐妹吧。」

他把最後一口冰淇淋吃完,感慨地說,「好羨慕有兄弟姐妹喔。」

「這麼想要?那我可以當你哥啊。」溫翊嵐賊兮兮地指著自己。

陳宏睿站直身體,伸手拍拍他的頭,「我比你大喔。弟弟乖,我們回家吧。」

「才大一個半月!」

「那比別的好了,你真的要我講?」

「算了你還是不要講——」

「弟弟,我比你高。」


隔了幾天,溫翊嵐跟妹妹約在表哥的樂器行拿吉他,溫翊妤再三詢問陳宏睿會不會來,他再三保證後她才敢現身。

溫翊妤左顧右盼地走進樂器行,生怕會中了什麼埋伏似的。

「他今天有事,真的沒來啦。」溫翊嵐好氣又好笑地看著妹妹。

他嘟著嘴拿過吉他,「誰知道你們會不會一起狼狽——啊啊,算了,我不要再想了。」

失去與偶像的距離感是件可怕的事,溫翊妤這幾天聽睿睿的歌,時不時都會想到『這首歌該不會是寫給哥的吧』、『這是指他們兩個的告白場景嗎』、『天啊這一定是在講老哥的事』,珍饈百味乍然食而無味,她至今仍無法釋懷。

「妳不要想太多好啦,宏睿對妳很好的,」溫翊嵐拿出一張CD遞給她,「他還記得簽錯妳CD的事,硬是要我拿過來給妳。」

要讓粉絲原諒偶像其實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溫翊妤有些感動地雙手接過CD,將歌詞本拿了出來,陳宏睿這次在原來的位子上,端正地寫好她的名字,下面亦有樂團其他成員的簽名、睿睿的簽名,還有——

「為什麼上面會有你的簽名啊!」

看到睿睿名字旁邊溫翊嵐三個大字後,她的理智瞬間斷線,抓著哥哥大罵。

「妳不覺得這樣很有紀念價值嗎——」

「紀念什麼啊!」

「紀念我們交往滿四個月?」

她討厭哥哥,一輩子都討厭。

 

 

 

--

公開番外都寫完了~

剩下收本子裡了:)

創作者介紹

41%海風的甜度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