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開資料室的門,雷豪宇還沒來得及用疲憊的臉向他們打招呼,連著好幾個問號就堆到眼前,等待他的回答。

 

「雷先生你怎麼了?早上來的時候他們說你臨時請假,我們還很擔心你呢,你還好吧?看起來臉色還真有點蒼白,其實你下午也不用硬撐著身體來,應該好好在家休息的啊──」康拉德唸這長串大氣都不用喘一口,這氣勢還逼得雷豪宇往後退了幾步。

 

「我沒事,只是……」

 

「只是──?」

 

面對康拉德逼人地追問,雷豪宇一時也想不出什麼好理由,只好聳聳肩說。

 

「我……睡過頭了。」

越簡單越直覺的謊言反而容易取信於人。

 

康拉德笑著拍拍他的肩道,「我懂、我懂,睡過頭裝病是人之常情,要是我的話就乾脆連下午都請假。」

 

「我本來也想請,不過想到你們都在這裡……」

 

「哎,別擔心,我們也只是查查資料,」他眨了眨藍眼。「而且,我們不會惹麻煩的啦。」

 

當康拉德與雷豪宇閒話家常時,站在旁邊的Neil卻覺得這件事不太對勁。

 

第一,雷豪宇是個自律甚嚴的人,就算在醫院養病時,也不曾睡到日上三竿。Neil常在早上開放探病後,馬上衝到病房想看看他的睡顏,卻沒有一次成功過。

 

第二,方才聽雷豪宇的同事說,是他的家人打電話來請假的。以雷豪宇的責任心來說,如果真的需要請假的話,他也一定會親自打電話過來。所以,今早請假可能並非出自他本人的意願,而是其他人要他『非請假不可』,而這個原因就是──

 

「你的手……怎麼了?!」

 

經Neil提醒,康拉德這才發現雷豪宇的右手掌包著繃帶。

 

「哇──你的手怎麼弄的?傷成這樣……」

 

雷豪宇撫著右手,想同樣打哈哈地混過去。

 

「昨天切水果的時候不小心切到手了,其實沒有很嚴重,只是包得誇張了點。」

 

「這我知道!人有失足,馬有亂蹄,吃芝麻哪有不掉燒餅……唔好像相反了?!總之,十根手指頭都還在就好了!」

 

「是啊。」雷豪宇苦笑道,「不然連個打字建檔的工作都沒辦法做了。」

 

Neil聽著他的回答,疑惑反而更加深了。

 

他認識的雷豪宇雖然不諳廚事,但也不至於會把手傷成這樣。

 

「你手傷的原因,應該不是切水果切到吧?」Neil反問道,「不小心切到的話,應該也只是手指受傷,並不用把整個手掌都包起來吧。」

 

康拉德歪著頭想,還模擬了一下切水果的樣子,「Neil說得也有道理耶,如果這樣切的話,也只會切到手指啊。」

 

雖然很想稱讚Neil敏銳的觀察力,但雷豪宇說什麼也不可能吐實。

 

昨夜,他痛倒在路邊後,被路人發現叫救護車送醫,勞動雙親來醫院接他,還命他明天不得上班,得請假在家裡休息。而好友段可敬從醫院間的聯絡網得知消息後,也打來『興師問罪』,好像這副身體並不是雷豪宇本人擁有似地,被大家訓了一頓。

 

休息了一夜後,雷豪宇冷靜許多,也覺得自己昨天的行為真的是太幼稚了。

 

年紀早就離青春期很遠了,還捶牆壁什麼的,要是被弟弟們知道的話,他這大哥的臉都不知道該擺哪去。

 

眼前的Neil也是,若是讓他知道事情的原委,雷豪宇無法想像他會是什麼表情,不……應該就跟現在一樣,面無表情吧。

 

「哈哈,所以才說我只要一走進廚房就有災難,連切個水果也能把手掌劃傷。」

 

雷豪宇繼續編織謊言,所幸他們兩人倒也沒繼續追問下去,繼續下午的工作。

 

 █ █

 

「我覺得,可能是我辨斷錯誤。」

 

如同昨天一樣,下午不到三點,康拉德又溜出去吃點心喝下午茶,剩下兩人在靜得都能聽到灰塵飄落聲的資料室工作。

 

「這份資料不是你們要的嗎?那我再進去找相關的──」

 

「不是資料的事,是你的事。」

 

雷豪宇一抬頭,就正對著對方清澄的雙眼。

 

在臥底時,雷豪宇初次看到Neil就覺得他不太像是那個世界裡的人,因為他的眼神太過清澈明亮、沒有一絲雜質。直到Neil執行命令,冷血地徒手把人的眼球挖出時,他才相信Neil是組織裡的一員。

 

不可否認,他也曾被那對澄澈的眼吸引……

 

「我的事?」

 

「嗯,你的事……我本來以為你變了,但好像又不是這麼一回事。」

 

「那,是怎麼一回事呢?」沒來由地,雷豪宇帶著一絲期待等待答案。

 

「不是你自己改變了,而是發生了什麼事……才讓你變成這樣吧?」

 

雷豪宇不知道是自己演技太差,還是對方觀察入微,Neil也算猜中了五成,但他還是不能給予獎勵。

 

「我覺得……應該是你想太多了,沒發生什麼事,我也沒有改變。」

 

「我以為我們在玩幾A幾B的猜數字遊戲,看來好像不是……因為遊戲的前提是雙方都必需誠實。」Neil把眼睛瞇著成一條線,「如果固執地保密這件事,對你來說這麼重要的話,那我也不會再追問了,只是會有點遺憾。」

 

「遺憾……?」

 

「遺憾不能傾聽朋友心中的難題。就算無法幫他解決,至少可以分憂解勞。

 

──這句話打開了雷豪宇心中的枷鎖。

 

他想把他發生的事告訴Neil,就算沒辦法解決問題,至少可以讓他面對Neil時,不再遮遮掩掩。

 

當雷豪宇正要開口時,手機不適時地響起。

 

而這次,他學乖、進步了。

 

早先幫滿姨設了一個特別的鈴聲,只要一聽到這個聲音就直接切忙線中。

 

「電話不用接嗎?」

 

「那是推銷打來的,不重要。」

 

「噢……」

 

Neil,其實我……

 

重整被打斷的心情,要再次吐實時,資料室的門碰地一聲被打開了。

 

「豪宇啊,我打電話給你都沒接,我就直接跑來找你啦,還好外面的人一下就放我進來啦,調查局也沒那麼恐怖嘛,哈哈。哎,你這人真是的,就跟你說相親最重要的就是不能遲到,還不趕快準備準備。」

 

雷豪宇仰頭無語,沒想到滿姨也進化了。

 

 

 

 

 

 

 

 

 

 

 

 

 

 

 

 

 

 

 

 

 

-- 後記-

 

本篇最強的人是滿姨吧~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