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是廣告

《鋼筆新手村》 p2 文字誤植勘誤  勘誤頁下載

----

有任何心得感想都歡迎留言(G單,匿名)給我~/

開放會後通販,請於露天賣場下標,謝謝>_</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41%海風的甜度

ami亞海文章連載部落格,另有分店老人家碎碎唸部落格(A cat's Brain)

●  本部落格文章非經同意,禁止轉載 ,連結歡迎:)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主唱兼電吉他手往後方看了一眼,團員彼此點了點頭,爵士鼓手旋即連敲了四次銅鈸定下開始的節奏。薩克斯風、貝斯、電吉他齊頭並進,音樂狂暴地拍打眾人的耳膜,瞬間就被這個樂團吸引了所有注意。

但是,引起注意還不夠,在前奏就快結束前,主唱兼電吉他手輕握住麥克風,看著臺下,眼角若有似無地浮現笑意,開口唱歌。

初聽他的嗓音會覺得雖然悅耳,但沒有什麼記憶點,不過,認真聆賞一曲之後,便不由自主地就被這聲音勾住了,第二首、第三首地繼續聽下去,直至表演結束。

主唱兼電吉他手連唱了好幾首熱門的口水歌,也在一些地方加入了自己的演釋。唱快節奏歌曲時,他熱情奔放,恨不得將眾人拉進他的世界中一同共舞;唱緩慢紓情歌時,他把情感壓抑後,順著旋律釋出,即使是走勢無太多起伏的曲調,也能因為他投入的情緒而敲進每一個人的心裡深處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他常常唱得讓人捨不得,捨不得他如此投入、如此損耗。

從樂團開始表演後,溫翊嵐就化身成一座銅像,呆坐著看好朋友在台上唱歌,連莎莎什麼時候掛電話了都不曉得。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嚴律師回事務所的時候,見溫律師的辦公室仍門扉緊閉,她挑了下眉,走近可蘋的辦公桌。

她都還沒開口,可蘋就幽幽地說,「從妳出門到現在,都沒人出來過。」

嚴小伶苦笑地搖頭,「簡爸爸又在唸兒子了,這次不知道要唸多久啊。」

「可能會破記錄喔。」可蘋伸手拿下貼在螢幕旁的鵝黃色便利貼遞給她,上面寫著幾行神秘數字。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之前我實習的事務所接了個離婚案子,雖然有第三者,但元配並沒有打算告通姦,後來跟對方算是順利合解,不過,客戶也跟女朋友,也就是小三分手了。」

陳宏睿聽到這裡,後面的劇情幾乎就猜到八成。

「後來……」溫翊嵐嘆了口氣似地說,「總之,我們兩個開始交往了,跟客戶的女朋友。」

果然是這樣啊,陳宏睿有時候覺得,比起受女生歡迎,搞不好是溫翊嵐他的爛桃花太多吧。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溫翊嵐高中時曾造訪過陳宏睿家一次。

他還記得那天他們約好要溫書,結束打工騎車過去的途中下起大雨,他也懶得穿雨衣就淋雨過去。

兩人會合後,陳宏睿看不過他那副落湯雞的樣子,便硬拖著他到家裡換衣服。

之前溫翊嵐常載他回家,但都止步於門口,陳宏睿也從沒開過口邀請他入室。雖然有點在意與好奇,但想到陳宏睿與他爸爸關係似乎不太好,也大概猜想得到他們家不歡迎訪客的原因。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照著身後那位貪食怪的指示,溫翊嵐騎到附近的夜市,他才剛把車停好、安全帽收好,一轉身就看到陳宏睿大啖著豬血糕。

「你的手腳會不會太快啊?」溫翊嵐瞥向不遠處的豬血糕攤販,還是覺得陳宏睿這覓食的速度也太誇張。

「肚子餓了嘛,」陳宏睿邊吃邊道,「你要吃嗎?」

「要啊,我也餓了。」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那今天就謝謝妳了,面試的結果我還需要跟嚴律師討論後才能決定,會再電話通知妳。」

「好的,謝謝簡律師。」

坐在辦公桌後的簡箴彥站起身,風度翩翩地開門護送來面試的長髮黑套裝美女離開事務所,嘴角掛著親切和藹的笑容看她走進電梯。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總算處理完研究生的麻煩問題,匆匆從學校趕過來的時候,有栖已經坐在店裡了,身旁放著一只伊勢丹百貨的紙袋。

此時,有栖正津津有味地看著小說,那時而點頭時而驚訝的模樣總能讓我剎時分神。

「先生,你要進店裡嗎?」

一回頭,站在我身後的女子表情十分不耐可能站了很久,我連忙打開玻璃門,讓她先進。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陳宏睿拖著腳步走在大白天人來人往的路上,他就像隻吸血鬼,披著跟人類一樣皮相,卻在烈日下承受著不為人所道的徹骨痛楚。

 

每往前一點距離,身體就加倍難受,但最難過的是,他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

 

不想回家,無法找人傾訴,陳宏睿最終走到車站附近的公園處,看到公廁後便走進去找一間把自己關了起來。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