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是廣告

有任何心得感想都歡迎留言(G單,暱名可)給我~/

開放會後通販,請於露天賣場下標,謝謝>_</

 

◎目前開放露天賣場!若需通販,請直連露天賣場,謝謝~(無郵局寄送,僅提供超商取貨服務。)

◎ ami亞海歷年作品集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41%海風的甜度

ami亞海文章連載部落格,另有分店老人家碎碎唸部落格(A cat's Brain)

●  本部落格文章非經同意,禁止轉載 ,連結歡迎:)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陳宏睿跟莎莎從幼稚園認識到現在也十幾年了,到高一為止都同班,相處的時間就比家人少一點。

莎莎雖然毒舌,常常罵他笨蛋、腦殘、不想理你這種低等生物之類的話,但真正傷人的話,卻是一次也沒有講過。

所以,陳宏睿方才聽到那句話的反應,比起生氣,更多的是驚訝,而且立刻就幫對方找好了藉口。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啊,我都忘了你們在放寒假,所以不會遇到……」

『他爸在初三凌晨出了車禍,很嚴重……』

『我有去醫院看他,唉……最近還是走了。』

『聽說會先送回他們三峽老家,我還沒收到白帖……』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陳家提早在初二就回到台北,陳宏睿在家裡悠哉了兩天,初四一大早就忍不住撥打溫翊嵐的Call機號碼。

陳宏睿深怕自己按錯號碼,還一個字一個字地確認後,按下數字鍵。

打完之後,他坐在客廳百般無聊地看著電視,卻什麼也沒看進腦袋裡,猜測著溫翊嵐看到他的電話號碼後會是什麼表情。

會不會像他女朋友打來的時候一樣,皺眉嘖一聲就暫時放著不管,十分鐘後說自己要去廁所,卻走向廁所的反方向;亦或是像他國中同學打來時似地,瞬間跳了起來,像超人一樣瘋狂亂竄找電話亭。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哇,所以下學期你就升高二了喔。」陳宏睿的叔叔陳行禹不禁感嘆。

時間過得飛快,期末考考完,放寒假,一轉眼陳宏睿就身在彰化老家了。

陳行舜的工作一直忙到小年夜,父子兩人在除夕當天早上才搭火車南下,而陳家其他成員都先一步回老家幫忙打掃、準備年夜飯,他們抵達的時候事情都做完了,倒也沒人揶揄他們坐享其成。

陳行舜有四個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二,最小的弟弟與他們有一段不小的年齡差距,反而跟陳家的晚輩小朋友們比較有話聊,而陳宏睿回老家也總是跟這個年輕的叔叔聊天。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校慶結束後,某些看得見,或看不見的東西正悄悄地發酵,而發酵是一種魔法,可以徹頭徹尾地改變事物本質。

那些看得見的東西,像是溫翊嵐的粉絲,除了美術班的女生外,甚至還有外校的女生會站在門口等他。

莎莎跟陳宏睿經過她們的時候,莎莎翻了個大白眼,直說這真的太扯了。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由於莎莎的關係,社長跟學長們早就知道了陳宏睿想上臺表演的理由,所以,當他帶著手傷跟溫翊嵐到他們面前解釋時,他們立即就點頭答應這樣的表演方式,還說會幫忙設置兩個麥克風。

口琴社表演完,輪到吉他社上場,學長在臺上演奏時,陳宏睿還是忍不住從後台探頭看向臺下的觀眾,尋找熟悉的身影。

遠方有個側面與父親相似的中年男子,他想再往前看仔細點,卻發現自己僵立在原地,無法操控身體。

隨即,那個中年男子笑了開來,那種笑容,不是爸爸。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時間一到,C中校慶園遊會便熱熱鬧鬧地開幕了。許多家長、校友都前來捧場,各班級攤位都使出渾身解數叫賣搶客。

即使開場前出了點意外,一年仁班的關東煮攤仍在大家緊急努力搶救下得以準時開張。

全班穿著某位同學媽媽連夜車縫的天藍色日式羽織外套,頭上綁著毛巾,攤位上方的大型廣告看板是四、五個人合力完成的,有人寫廣告字、有人幫忙剪貼拼裝,陳宏睿則幫忙畫了關東煮的插圖。

除了大看板外,攤位上最引人注意的是桌上那個奇巧的神秘機關,出自擁有外星腦的莎莎的設計。機關本體是一個用木板及鐵絲框起的木盆,其餘用飛機木、釣線及關東煮模型組成,看似沒有任何動力,但木盆上的關東煮模型卻固定節奏地時而往上時而往下,就像有個隱形的老闆站在那煮關東煮似地,不時引人駐足。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隔沒幾天,陳宏睿剛踏進社團教室就被社長拉到一旁說話,說是那天有兩個學長有事沒辦法表演,要他好好準備曲子上場。

「其實我覺得你的《兩隻老虎—變奏版》,還蠻好聽的,加油喔。」

來得太過巧合的機會與社長最後那句很難讓人不作聯想的鼓勵,全都顯示了這是個善意的謊言,源頭必定出自他最親愛的朋友。

陳宏睿苦笑地搔了搔後腦杓,上次讓小阿姨剪的頭髮已經變長許多,雙方也未曾再聯絡過對方,即使如此,還是有人用自己的方式關心著他。不管是莎莎或是溫翊嵐,陳宏睿都覺得他從他們身上得到太多太多。

Posted by ami亞海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