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是廣告

目前分類:非戰之罪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想對他說的話、想問他的事情、想碰觸他的欲望,在見到他的那一刻,全都融化在他戲謔又迷人的褐色眼眸裡。雷豪宇忽覺自己就像倒進咖啡裡的奶精,不停的轉啊轉,只能隨他擺弄。

 

「如果你不想跟我相親的話,那我也──」Neil起身故作要先行離開的模樣。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二哥,真難得接到你的電話耶。』

 

「劭宇,你這禮拜沒有要回來嗎?」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覺得……沒有必要……」

 

雷豪宇茫然地望著天花板,全身氣力都被抽空,動也動不了。

 

在住院期間,他預設了許多種可能與假設,也想了很多方法想補償Neil。從傳統的送禮送花送到家,或是角色扮演萬能男傭亦鋼管猛男,到獵奇的任他蠟滴抽鞭加阿魯巴,只要對方開口,他都會毫不猶豫地去嘗試。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是轉院到建仁醫院的第五天,而那一夜至今也過了兩個多禮拜。

 

雷豪宇從手術恢復室醒來到現在,都還沒見上他一面。

 

組長向他說明那天後來的經過,局內的人馬及時趕到,將他緊急送醫,另兩名FBI探員都只有輕傷。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手槍上膛,清脆的聲音迴盪在室內。

 

當槍口輕碰到Neil的眉心時,醫生殷殷期盼的實驗結果真的實現了。

 

雷豪宇看著Neil臉上不願屈服的表情,憤怒超越了臨界值。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那邊如何?」

 

「一樣,也有人看守。」

 

「嗯,而且他們每隔一小段時間就會順時針繞圈,輪調位置。」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據情報顯示,Q國恐怖份子於今晚偷渡到台灣,雖然人數不多,但至少有一名人員可執行外科手術。目前也得知恐怖份子與台灣北部暴力討債集團聯繫交易,交易內容是委託他們綁架一名男子,而且得活捉。

 

康拉德推測,對方原本應該也沒想過樣品在雷豪宇體內,把所有能找過的地點都找過一輪後,因為那次『巧遇』的契機,才猜到這個最不可能的可能。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eil急著要攔車追上時,被康拉德拉住右手阻擋了下來。

 

「你──」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年軍火商姚銳對陌生人訴說一切,卻意外被休假警察逮捕的新聞還歷歷在目,雷豪宇萬萬沒料到自己今天也做了相同的事。

 

「你沒有辦法想像結婚對象的樣子?」呂依文歪著頭道。

 

雷豪宇實話實說,「對,沒有辦法,一片空白。」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所謂的『皇上不急,急死太監』,這句中文就是在這種情況使用的嗎?

 

康拉德來回看著這兩個人,一個坐在眼前,悠哉地翻閱菜單,另一個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坐在另一桌等相親對象。

 

「要點鯖魚定食好,還是烤秋刀魚好呢」Neil嘴裡還喃喃唸著。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男孩睡到一半幽幽轉醒,揉了揉眼睛,起身下床,本能地直往爸爸媽媽的房間找人。

 

房門沒有關緊,從縫裡透出一道光,男孩走到光源處,要打開門時,聽見裡面的談話聲。

 

「百合,妳的壓力太大了,如果忙不過來的話,請媽過來住一陣子吧?」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大概是雷豪宇有生以來最手足無措的時刻。

 

怒意、怨氣、惱羞、尷尬等等複雜的情緒一口氣湧上,害他的臉不知該聽誰的指揮,擺出怎樣的表情。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回到Neil他們的下塌飯店後,三人就今晚發生的事開會討論,由自稱在夜市充飽養份,腦袋十分明晰的康拉德擔任主席。

 

「總之,先把狀況整理一下,」康拉德伸手拿了房間裡的紙與筆,寫下這幾天的日期,「我們在這天勘察軍火商姚銳的據點,在屋裡遇到不明人士,沒追到人。接下來這幾天去了十二個點,沒發現任何異狀。然後,今天,雷豪宇探員到夜市買宵夜時,幾位不明人士跟蹤並試圖襲擊。」

 

雷豪宇盯著康拉德寫下的字跡,收了下巴皺起眉。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炸的臭豆腐喔,好吃的臭豆腐喔!先生要不要來一份啊?」

 

儘管紮著馬尾老闆再怎麼努力地叫賣,攤位前的幾位大漢連看都沒看一眼,有的交頭接耳,有的四處察看,不像是一般來逛夜市的民眾。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結果這兩三天出門偵查,還真的只是單純的『遠足』。

 

跑了十幾個點卻沒搜集到任何可以當作情報的東西,當然,他們也特別留意四周是否有可疑人士,但看來看去,反而是他們這三個人看起來最詭異。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活自律的雷豪宇一向信賴自己的生理時鐘,從不訂鬧鐘,上班日固定在六點半起床。

 

但因昨天身心過度疲憊,今早多睡了十分鐘,從惡夢中驚醒時,他滿身是汗。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車子在雷豪宇家不遠處熄火停下,他坐在駕駛座上,不發一語地看著前方,神情嚴肅地思考著,康拉德則悠閒地半躺在副駕駛座上,閉目養神等待。

 

幾分鐘後,雷豪宇萬分無奈地嘆了口氣,像是被趕鴨子上架,不得不接受似地,對康拉德說。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人把各自的小火鍋清得一滴湯都不剩,清楚地看得見鍋底後,便拍著圓圓的肚皮滿足地走出店外,康拉德還毫不在意形象地打了一聲飽嗝,十足地中年男子模樣。

 

「話說──康拉德你的年紀應該跟我差不多吧?」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經營柔道道場的花家歷代以來總是陰盛陽衰,花母招婿繼承道場,卻連生了二個女兒,雖然夫婦有想過要再拚第三胎,但卻被醫生告知再生產的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只好默默地放棄了這個想法。

 

他們在女兒們面前並沒有說過這件事,但卻潛移默化地影響到次女花百合。

 

雖說生男生女天注定,但花百合嫁到雷家後,還真的如願連生了三個帶把的兒子,分別叫雷豪宇、雷震宇與雷劭宇。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離開房間後,雷豪宇原想回到康拉德那裡拿車鑰匙就離開,卻在走廊巧遇拿著鑰匙正要出門的他。

 

「咦?我看你這麼久還沒回來,還以為你們──」

 

雷豪宇皺眉,「以為我們……?」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