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車的味道好好聞喔——空間好寬好大喔!倒車自動偵測功能好酷!

本間從坐上車就嚷嚷個不停,活像第一次搭車似地東摸西碰。

「你又不是沒搭過車,還自己開過!」柴原忍不住唸了幾句。

「可是,我只開過mini cooper啊。」本間撇嘴道:「千代用mini教我開車,我後來也只開mini——哇,這座位會自動往後移動調整耶。」

柴原知道他在乎奶奶,但沒想到在乎的程度遠超過他的想像。

「繫好安全帶吧,要走了。」

本間差不多也全都玩過一圈了,便甜甜應聲好,安分地繫上安全帶,放倒座位舒服地躺著。

柴原見狀微慍,心想這傢伙還真把我當成私家司機時,對方仍閉著眼優雅地開口。

「待會經過便利商店的話,記得停一下,我要買東西。」

他之所以聽話乖乖停在便利商店,絕對不是為了迎合本間的要求,而是家裡啤酒喝光了,本來就要補貨的關係。但本間聽了只是笑笑走進店內,搞得他好像是個強找理由的呆子。

柴原頂著臭臉,把一罐罐啤酒丟進購物籃內,直到差點提不動才停手。他轉身要去結帳,卻看到本間站在泡麵架前,拿著一紅一綠兩款不同的烏龍麵泡麵猶豫著。

「買哪一個好呢——油豆腐是經典啊,但脆脆的天婦羅也很好吃啊——」

柴原走過去各拿一款紅色跟綠色包裝的泡麵放在啤酒山上,酷酷地說:「都買不就行了。」

結帳的時候,本間拉著他的手直說,功二剛剛好帥真有男人味,但柴原不覺得這是稱讚,而是惡作劇。因為本間臉上掛著濃妝,也還穿著女裝,搞得夜班店員忍不住多看幾眼,猜測兩人的關係。

清脆的開罐聲響起,本間不急不徐地把啤酒倒進玻璃杯中,柴原平常喝酒都直接開了就口,但這兩天本間都好好地拿出杯子。看著琥珀色的啤酒與米白色的啤酒花涇渭分明又相映成趣,喝酒似乎也有了另一種情調。

「來乾杯吧!」

「為了什麼?」柴原問。

「今晚的——」本間歪道頭:「勝利?」

「真的抓到人,谷川拿回那一千萬公款才是勝利吧。」

「別太拘泥形式嘛——」本間直接碰了一下對方杯子,就當作乾過了。

搭配啤酒的下酒菜是剛剛買的泡麵,兩碗都泡好後,柴原直接把豆皮挾給本間。

「咦?」

「你不是兩種都想吃?」

「可、可是——那你的烏龍麵不就變成普通的烏龍麵了嗎?」本間抖著聲音道。

「我吃普通的烏龍麵就夠了。」柴原說完就扒了兩口,覺得少了豆皮也一樣好吃。

看著眼前的超豪華烏龍麵,本間緩緩瞇起雙眼。那雙異常媚翹的眼尾,總讓柴原感到害怕。

——怕自己會被他迷惑。

「功二,你放心,像你這種好男人一定找得到老婆的。」

柴原聽了差點沒把嘴裡的麵噴出來,那壺不開提那壺啊。

「多謝你的關心噢。」

本間嘿嘿地笑著說不客氣,開始大快朵頤。

今天兩人吃完喝完兩罐啤酒就回房休息,柴原洗完澡躺在床上感到身心都充實,也許是快辦了個大案子,也或許是剛吃飽血糖上升的關係。

他眼皮沉重,很快地入眠,也很快地進入夢境。

在夢裡,他還坐在餐桌前,不知為何四周煙霧環繞,忽明忽現。他聽見廚房裡有聲音,摸著雲裡霧裡的路前去察看。在規律的切菜聲裡,濃霧淡去,那個人站在流理臺前背對著他,但最難以忽視的,卻是那抹金黃色帶點白毛的狐狸尾巴,搖來甩去,搔刮著他的心情。

倏地,切菜聲停下,那個人轉過身來,是本間、冬美、夏美,跟狐狸。

「嚇到你了嗎?」

碰!

柴原從疼痛中猛地清醒過來,他以一種瑜伽也擺不出來的詭異姿勢摔到床下,撫著腰爬起後,覺得這種感覺似曾相識,意識不知什麼時候斷了線,奇妙的夢境,還有——狐狸。

柴原快步走到客房,敲門沒回應後就以主人的權利打開房門——本間果然不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i亞海 的頭像
ami亞海

41%海風的甜度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