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原的酒量不差,而且很少宿醉,所以早上被手機鬧鈴叫醒時,一陣頭痛欲裂讓他措手不及。

——不對,這不是宿醉,是沒睡飽造成的。

柴原坐在床沿看著牆上時鐘,等著痛楚平復。

現在才早上七點半,他大概睡不到兩小時,待會還得出門上班……等等,他昨天因為喝酒沒開車,是搭計程車回來的。

這個疏忽打亂了柴原今天所有安排,他跳下床連個澡都沒沖,換件衣服就急忙出門,全力奔跑才趕上八點的電車,中途還因為太久沒擠電車,在狹小的空間裡差點喘不過氣來。

走到派出所時雖然沒有遲到,但一件件民眾小事接連而來,小孩走失的、有掉了手機的、情侶吵架波及路人的……等到全部都處理完畢後,都已經過了中午。

先去吃便當的同事回來交班後,柴原正想換上便服去附近定食屋用餐時,被雷打到似地跳了起來——本間還在家裡啊!

他焦急地打電話回家,還按錯號碼打錯了兩三通,畢竟一個單身男子根本不需要打電話回家啊。

最後終於按對號碼後,一陣過長的等待音讓他焦急難耐。

說不定本間早就閃人離開了,就跟上次一樣,他沒有待下來的理由啊——

『喂喂?』

「咦?本、本間嗎?」

電話那頭悶笑幾聲:『驚訝什麼,你打的不是你自己家的電話嗎?』

柴原支支吾吾地說:「你在做什麼?」

『剛洗完衣服,正在曬衣服。』

「洗衣服?為什麼?」

『衣服髒了不洗嗎?』

「但為什麼你要洗——」柴原急躁地抓了抓頭髮,在電話裡討論這件事實在太愚蠢,他隨即換了個問題:「那你待會會離開嗎?」

『應該會吧,我想去附近找東西吃,晚點再過去Lady MaMa那邊跟你會合。』

「會合?」

『功二,你是睡迷糊還是睡不夠啊,我們今天不是還要跟谷川拿證據,還得去另一間酒店找不二子啊。』

本間沒有離開,還要幫忙破案,這點倒讓柴原很迷糊,不過,他仍在電話中指引對方附近有什麼吃的,往車站的方向怎麼走。

『了解,那就晚點見囉,功二。』

那語調上揚的親匿聲讓柴原頓了一下,有時候聽見前輩與妻子講電話也是如此收尾。

「好……晚點見。」

警察是個沒辦法預測工作量的行業。

派出所這天上午有多忙碌,午後就有多悠閒,柴原甚至還有時間查詢詐欺立案的依據與判例。下班時間一到,柴原便照昨天的路線走到Lady MaMa。

他邊走邊傳訊給新垣,說正要過去找谷川,新垣這天要上班掌廚,回了一個『武運昌榮』的貼圖。

「呀——警察先生今天又來啦,今天也一樣帥呢。」

昨天見過的某個男大姐,一開門就把柴原拉進門,還好谷川人已經來了,坐在吧檯正跟MaMa聊天,他才有藉口逃離男大姐的糾纏。其實也不是討厭男大姐,但他真的受不了過濃的香水味。

「柴原先生!」谷川激動地抓著柴原的手臂,「我把證據都帶來了!」

「好好,我等等看。」

他坐上高腳椅,往後方望了一下,還沒開口MaMa就道:「冬美剛剛來過了,不過他想先去『曉』看一下狀況,要我傳話給你,叫你們等他通知。」

柴原點了點頭,開始翻看谷川帶來的資料。

資料意外地齊全,除了虛擬貨幣的手冊、合約以外,谷川把他跟不二子的對話記錄都印出來了,且貌似吻合詐欺罪立案的條件。不二子用A貨幣的匯利榮景,誆騙谷川投資,但投資標的卻是B貨幣。

「怎樣?這些可以把我的錢拿回來嗎?」谷川心急地問道。

「我也不是律師檢察官,不過可能性蠻大的。但是,你還是先得自首盜用公款的事。」

「我想也是,」谷川弓起背,右手摸著玻璃杯看著杯中倒影,「我雖然是個不起眼的男人,但還是有點擔當的。」

柴原有點訝異,谷川昨天的歇斯底里不知丟到哪裡去了。

「冬美傳訊過來了,要我們偽裝成客人過去『曉』那邊。」MaMa看著手機道。

柴原與谷川聞言起身,谷川卻被MaMa按住肩膀。

「你去的話會被不二子認出來的,要是她跑掉就麻煩了。」

「咦?可是如果我不去的話,誰去指認她?」

MaMa沉聲霸氣地道:「我也看過她啊,我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i亞海 的頭像
ami亞海

41%海風的甜度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