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為《大嫂說我有甲味》、《大嫂說我是妖孽》、《小叔說我賺到了》

短篇有連貫,請依序收看~


這篇是空少阿倫的故事~





----


大嫂背著隨身行李,手裡掐著護照與登機證,椅子只坐一半,墊著腳尖,心神不寧地望著登機口處忙錄的地勤空姐,生怕漏聽了什麼、漏看了什麼,飛機就丟下她飛走了。

「現在請商務艙與同行有嬰幼兒、行動不便的旅客先行登機。」

她聞言倏地直起身子,同手同腳地走到登機口,十分緊張。

這是大嫂第一次自己一個人搭飛機出國,第一次轉機,也是第一次搭商務艙。在她的印象中,頭等艙是最高級的位子,而商務艙也要有點資產地位的人才搭得起的,自己不過區區一個小小家庭主婦,坐商務艙好像有點太奢侈了?

話雖這麼說,票都買了也沒辦法退錢去搭經濟艙了吧?既來之,則安之,還有十六個小時要過呢。

順利通過登機檢查後,大嫂的心情也輕鬆許多,穿過空橋後,飛機門邊一左一右、一男一女兩個空服員微笑迎接她。

早就聽聞C航空公司的空姐都很漂亮,方才那幾位地勤就已經很正了,沒想到站在眼前的這位更是明星等級。

不過,更讓她驚豔的是,這趟航班竟然有空少,而且也長得很帥,不會太作做的樣子,看來這趟航程可以好好保養眼睛了。

當大嫂嘿嘿嘿地接受商務艙等級的禮遇,跟著空姐要走進機內時,身後的空少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大嫂,你不認得我了嗎?」


大嫂與大哥結婚後,因為大哥工作繁忙、小叔豔遇太多、大姐要追新番討論不能停等各種奇奇怪怪的理由,蜜月旅行一直遲遲無法成行。

好不容易盼到大哥能放長假,兩人便訂了機票準備去歐洲玩二十天。然而,大哥的私人雲端行事曆老闆八成也有存取權限,隔天,大哥就接到撞期的臨時出差令。

不過,大哥之所以為大哥,並不單只是他比弟弟早出生幾百天。

對於這個危機,他打開電腦點一點就化為轉機。

恰好大哥這次出差的地點剛好就在歐洲,他便把機票改成一張,升等成商務艙,讓大嫂舒舒服服地搭機來與他會合。

只是,這原本應是保養眼睛的舒適之旅,卻因為大嫂又不小心捲入現實男人們的戀情中,使得這趟航行變得有些顛簸。

「大嫂,喝茶還是咖啡?」

安全燈才剛熄,阿倫就笑咪咪地過來獻殷勤。

「呃,我不渴……」

「大嫂要看雜誌報紙嗎?還是要看電影?我幫妳轉,你喜歡有『基情』的那種吧?最近剛好有一部——」

大嫂尷尬地打斷他的話,「我自己來就行了。」

「難得遇到大嫂,又剛好大嫂坐商務艙,我今天負責頭等跟商務艙,不好好招待一下大嫂怎麼行呢?」

彷彿泡過百分百檸檬原汁的酸意撲鼻而來,一句話裡還講了三次『大嫂』,她每聽一次就酸得牙齒直打顫。

「阿倫,我不是你大嫂啊……別這樣叫啦。」

「對啊,都是妳害的啊,害妳不能當我的大嫂。」

大嫂無言以對。

這莫須有的罪名得從一個月前說起。

那時小叔薛應弘與阿剋終於正式在一起且直奔本壘,每天過得比新婚夫妻還甜蜜。阿倫則從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那邊得到這個消息,直奔薛家質問,然而,話還沒說出口他就從薛應弘幸福洋溢的臉上得到答案。

阿倫坐不到十分鐘就說自己還有事先走了,薛應弘覺得對方好像有點怪怪的,卻也沒多說什麼,只有知道真相的大嫂躲在牆後吸著鼻子,見證阿倫這段至始至終沒說出口的單相思。

「大嫂妳鼻子怎麼紅紅的啊?」

「沒事沒事,我出去買醬油。」

「喔,那順便幫我買飲料,青茶微糖少冰。」

大嫂邊走出門邊再次感歎小叔果然是個妖孽時,在離家不到三十公尺的地方遇到了尚未離開的阿倫。

「阿倫……」

大嫂才正想著要怎麼安慰這個剛失戀的男孩,對方就怒氣沖沖地直奔過來,指著大嫂的鼻子亂罵一氣。

「都是妳害的,他們兩個才會在一起,如果沒有妳的話阿弘到現在還是我的啊!這就叫蝴蝶效應啊,為什麼妳要出現阻止我呢!」

大嫂被罵的一頭霧水,「關我什麼事啊?」

「當然跟妳有關啊,要不是你,阿弘到現在還是個直男,就不會被別人看上,可以等我準備好再向他告白……總之都是妳害的啦,我下次要去西班牙的市集買阿里不達島詛咒的瓶子,然後把妳名字寫在紙上塞進裡面丟到大海!」

阿倫丟下這句莫名其妙的發言後,就哭著跑走了。

大嫂倒也沒放在心上,當他是一時受不了打擊,只好用遷怒他人來發洩。

不過現在,大嫂只想問——

那個阿里不達島買詛咒的瓶子哪裡買得到啊?也太靈驗了吧,竟然讓她跟抓狂的阿倫在同一台飛機上嗚嗚。


回想結束時,剛好有人按了服務燈,讓阿倫不得不暫放下他的遷怒大業暫時離開。

大嫂雖然鬆了口氣,但一想到十六個小時後才會抵達目的地,還得跟被怒氣鬼遮眼的阿倫相處這麼久,就不禁撫額悲從中來。

「小姐,不好意思,能請問妳跟Allen是什麼關係嗎?」

「這……有點難說。」大嫂尷尬地笑道。

商務艙的座位是一排兩個座位,大嫂坐在中間那排,隔壁沒人,向她詢問的男子坐在隔壁排靠窗,他穿著正式西裝,沒打領帶,戴著類徐志摩款的正圓型眼鏡,中文聽起來有廣東腔,可能是個香港人。

「我剛剛好像聽到他叫妳——大嫂?」

大嫂立即回道,「這是個誤會,他是我小叔的朋友,所以他就跟著小叔叫我大嫂啦。」

男子推了推眼鏡,「應該不只是普通朋友吧?」

對方銳利的發言讓大嫂提起了戒心,這先生認識阿倫嗎?而且好像知道點什麼?等等,這班飛機也太奇怪了吧,在機上的人都有關係的話不就跟柯南劇情一樣嗎?

當大嫂正腦補著阿倫把所有他看不爽的人都集中到這台飛機上,準備進行一個可怕的陰謀時,就看到主謀者氣呼呼的走過來。

「大嫂,不好意思啊,剛剛有個白痴因為一點小事叫我過去,不過我已經把他處理完畢了,現在可以『全心全意服侍』妳了。」

大嫂還沒從腦補中走出來,驚恐萬分地說:「什、什麼,你把他作掉了嗎?」

「作掉?你在說什麼啊,大嫂,我只是幫他送杯飲料而已,不過,我是真的很想把常少東作掉啦……」

「什麼!他也在這台飛機上嗎?」戴著圓眼鏡的男子聞言激動起來。

「對啊,他坐頭等艙,徐先生想過去敘敘舊?」

「我跟他話不投機。」姓徐的男子冷哼一聲,「倒是Allen,你跟這位小姐到底是什麼關係?」

「喔,她我大嫂啊。」

「並不是!」

「未來大嫂別害羞嘛。」

「阿弘都跟他在一起了,打死你不可能向他告白,我怎麼可能當得成你的大嫂?」

大嫂一氣之下說了對阿倫最不中聽的話,艙內氣氛一時降到冰點,還以為有人忘了關窗。

不知道過了多久,阿倫才冷冷地開口。

「快到用餐時間了,我去準備。」


「原來如此,難怪Allen會那麼傷心了,他暗戀那個人很久了。」

為頭等、商務艙所有客人端上餐點後,阿倫就去幫忙經濟艙的同事了,而徐先生不知何時捧著飛機餐移動到大嫂旁邊,無辜的大嫂便不自覺地開始抱怨起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你也知道他跟我們家阿弘的事啊?」

「我是個編劇,因為工作的關係,常搭這個飛機,跟Allen認識很久了,偶爾還會在機場一起吃飯。」

大嫂驚呼一聲,「喔喔!你就是他講過的那個編劇啊。」

「原來他有講過我的事啊,」聽見阿倫曾在別人提過自己,徐先生看起來很興奮,「之前就曾聽他說有個喜歡很久的人,但對方只當他是朋友,也許沒機會了。」

「阿倫跟我小叔是認識很久的同學,但阿倫一直沒跟他告白,我家小叔也不會往那邊想啊……」

「我倒覺得這樣的結局也好,Allen一定很快就能走出失戀的陰霾。」

「是這樣嗎……」大嫂無法這麼樂觀看待,她甚至覺得阿倫會開始寄不幸的e-mail給她,或是詛咒她正在追的連載全部都斷頭。

「展開新戀情是治療失戀的良藥啊。」

「新戀情?阿倫?跟誰?」

「我。」

「我!」

那個搶著回答的男子站在走道邊,長得……用動物形容的話,就是長毛象吧,整個人的骨架又高又大,頭髮長到鎖骨,鼻子又大又挺還是個鷹鉤鼻。

「這不是常先生嗎?您位子不是在頭等艙嗎來這邊做什麼?」

「來找Allen,按了服務燈卻不是他過來,想說一定是被你纏住了。」

徐先生站了起來,雖然體格比對方矮小,但氣勢卻不輸人,「開玩笑,我又不是你,哪會死纏著他不放。」

「我哪有死纏不放,Allen跟我是互相喜歡的,他上次還送了一個定情物。」

大嫂聽到這裡,總覺得這場景好像似曾相識,而且耳邊還有個聲音叫她快逃離這裡。

——別捲入現實男人們的戀情中啊,快逃啊。

「他送給我的那個才是定情物,從沒看過那麼漂亮的玻璃瓶。」

「我的玻璃瓶跟你的顏色不一樣!」

「哼,他還請我寫下自己的名字。」

「把字條放到瓶子裡。」

「丟到大海。」

兩人默契絕佳的描述讓大嫂內心的小猛獸咆哮,你們兩個,那不是愛啊,是詛咒啊,阿倫超討厭你們啊!

「呃,徐先生、常先生,借過,我去一下洗手間。」


「嗨,大嫂。」

大嫂用完洗手間,在走道上走來走去,讓空姐不得不過來關心之後,她才心不甘情不願走回到戰場。

途中經過空服員準備室時,瞥見事主阿倫正悠悠哉哉地喝著牛奶,還抬起手跟她打招呼。

「你有時間在這裡打混的話,不如去勸架!」大嫂怒道。

阿倫吐吐舌,「才不要,那又不是我的工作範圍,而且,我出現的話情況才會更糟。」

大嫂頓了一下,這麼說好像也是……

「所以你知道他們都喜歡你?」

「當然知道啊,我又不是阿弘,敏感得很。只是他們一個長得像徐志摩,一個長得像長毛象,都不是我的菜啊。」

大嫂噗哧一聲,止不住笑,「這形容也太精確。」

阿倫翻了翻白眼,「是他們長得太精確了。」

隨後阿倫倒了杯牛奶請她喝,大嫂覺得阿倫好像突然心情變好了,也沒那麼針對她了。

「大嫂,妳跟妳老公是一見鍾情嗎?」

「當然不是,一開始我還覺得他長得像門神哈哈,後來相處久了才覺得這個人還不錯,蠻有趣的。」

「是不是等到妳注意到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他了?」

「這麼說,好像是耶。」

「我也是,等到注意到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已經喜歡阿弘好久好久了。」

阿倫講正經話的時候半垂著眼,帶點憂鬱的味道,這副賣相比他平常如嘉年華女郎的模樣還要好。

「喜歡他很久了,所以知道他臉上的幸福不是假裝的。如果喜歡是慢慢累積的話,應該也不可能一次就全部抽空吧。」

「阿倫……」

「大嫂,妳能答應我一個請求嗎?」

「呃,如果我做得到的話。」

「妳當然做得到啊。」阿倫咧開嘴角。

「就算我跟阿弘沒有在一起,我還是能叫妳大嫂嗎?」

「咦?」

「總覺得……」阿倫眼眶含著淚,硬是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只要叫妳大嫂,我跟阿弘的關係就比較特別……」

當大嫂緊緊抱著阿倫,不停地拍著他的背安慰他時,徐志摩跟長毛象……徐先生與常先生剛好找人找到這裡來,看到這一幕。

大嫂跟阿倫和好了,但剩下的十二小時航程,她被徐先生與常先生兩人如跳針般的問句搞到快瘋掉。

「妳跟Allen是什麼關係?!」

「Allen最討厭女人,怎麼可能抱著妳!」

而且!阿倫還不幫她澄清,可惡的詛咒玻璃瓶!


大嫂拉著行李走出入境大門,等候多時的大哥隨即上前迎接。

久別重逢,大嫂卻枯木死灰。

她對大哥說,「我好像暫時不喜歡BL了。」

大哥臉色一變,猛地緊張了起來,抓著她的肩膀搖晃。

「妳生病了嗎?是不是水土不服?要不要看醫生?救護車!誰快幫忙叫救護車!」







□ 後續

在西班牙市集。

「這……這該不會是?!」

見大嫂對攤位上的玻璃瓶有興趣,大哥隨即用流利的西語詢問。

「他說紫色的玻璃瓶是詛咒之瓶,要把對方的名字寫在紙上放進去,丟到海裡。」

「我知道……超靈驗的。」

「而這個紅色的瓶子是戀愛之瓶,同樣要把對方的名字寫在紙上放進去——」

唔,等等,她記得徐先生跟常先生的玻璃瓶顏色好像不一樣……咦?!










---

XD在場上聽到還有人記得這一篇蠻高興的~

謝謝大家支持大嫂(?)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