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院中庭裡的散步道,因時序入秋而鋪滿了落葉,兩名男子走在步道上散步,其中一名撐著拐杖,另一個人則協助攙扶著他。

 

「落葉太多了,不太好走吧?還是回房間休息吧?」

 

身為病人的雷豪宇搖搖頭,「前幾天下雨都待在室內,都快悶壞了,就讓我透個氣吧。」

 

Neil拗不過求情的病人,他小心翼翼地陪著他走了一段路後,在步道旁長椅上稍作休息。

 

突然一陣冷風刮起,病人懷抱雙臂,覺得有點冷的樣子。

 

「要我回去拿件外套給你嗎?」

 

雷豪宇用輕笑代替回答。

 

「這有什麼好笑的嗎?」Neil皺眉。

 

「不、不好意思……只是沒想到你這麼會照顧人。」

 

他的眉紋皺得更深了,「難不成我看起來是個自我中心、自私自利的人?」

 

「倒也不是這樣,你不要誤會,」雷豪宇揮揮手笑道,「因為你個性像獨生子,行事風格也很獨立不需要依靠別人,應該不常照顧拖油瓶吧?」

 

這次換他笑了,「你猜錯了,我還有個妹妹。」

 

「妹妹?」

 

「嗯,不過也十幾年沒見過面了。」

 

從Neil的表情看來,其中似乎有很多複雜的內情,雷豪宇也沒再繼續過問。

 

「你……不太習慣被別人照顧吧?」他反問道。

 

「是啊,」他仰著天笑道,「因為身為大哥,從小就得照顧弟弟們,不過,與其說是責任,不如說是習慣了。被人照顧的話……這還是我第一次住院這麼久、被看護得這麼久呢。」

 

「會覺得不自在?」

 

「不,變得會怠惰,事事都想讓別人幫忙。」

 

「怎麼可能,不過就這麼短的養病時間……」

 

「人是很容易怠惰的,所以我還是希望能早一點回去上班。」

 

Neil看著他,一臉認真地吐槽,「那只是因為你是個工作狂吧?」

 

「你的語氣還有表情跟可敬一模一樣!」雷豪宇大笑,「而且,明明你自己也是個工作狂啊……」

 

「我不是工作狂。」Neil撇嘴道。

 

「你我的職業,若不是對它很有熱情的話,是做不下去的吧?」

 

「我只是……生活中沒有其他重心而已。」

 

雷豪宇聞言一震,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又欲言又止。

 

十幾年沒跟妹妹見面、沒有其他生活重心……他應該是個孤獨的人吧。

 

其實,早在他們初次見面時雷豪宇就這麼覺得了。

 

冷漠而孤高的Neil在組織裡遊刃有餘地執行他的臥底任務,兩人在那次的組織任務中搭擋,但其實是組職讓他們互相監視,欲找出誰是臥底。

 

不過,就連組織也沒想到他們兩個都是臥底吧。

 

後來,Neil替他擋了一槍,他則為了Neil想放棄這次臥底任務,要向長官秉報時,被組織抓了回去。

 

Neil把他當成餌,打算一舉破獲組職,卻又不忍心,提早了幾天前去救他。

 

事件落幕後,他住院至今,Neil幾乎每隔個一天就會來探望他,也許是因為快出院的關係,最近更是頻繁探望。

 

再怎麼神經大條、沒有感覺的人也知道眼前這個對任何事都冷淡處理的Neil對自己抱有好感吧。

 

雷豪宇驚覺這件事之後,也煩惱了很久,他煩惱的不是結論,而是該如何跟對方說,「謝謝你喜歡我,但我沒辦法回應你」。

 

如今,越知道Neil背景與個性,他就越難說出口。

 

似乎也只能打拖延戰術了,希望時間能沖淡他對自己的感情。

 

「對了,你不是下下禮拜要回美國嗎?雖然這邊才開始變涼,但美國應該很冷了吧。」

 

Neil搖搖頭,「延期了。」

 

「延期?為什麼?」

 

「我請了長假,反正累積了快半年的假日。」

 

「會繼續待在這邊一陣子?」

 

「嗯,也沒別的地方去。」他淡淡地道,「你出院以後應該就會立即回去上班吧。」

 

「是啊,我是你們公認的工作狂啊。」雷豪宇苦笑道。

 

Neil頓了一下,搔搔耳後,黑眼珠骨碌地轉了幾圈,踢了踢滿地落葉,最後握緊雙手,重重地問道。

 

「我……等、等你出院後,我可以去找你嗎?」

 

「當然可以啊。」

 

雷豪宇不自覺地脫口回答後,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蠢事。

 

Neil像個孩子一樣開心地笑開了,雙頰上還有二個紅撲撲的印子。

 

他撫額,暗罵著自己,雷豪宇你在幹嘛!這不是讓他又誤會了嗎?不趕快說清楚的話,只會讓誤會越來越深,傷他越來越重罷了。

 

雷豪宇緊閉雙眼,做出了沉痛的決定。

 

「Neil,我很歡迎你來找我,吃飯或是聊天出遊都可以,但是──」

 

Neil的笑容嘎然僵住,失魂地重複道,「但……是?」

 

「彼此是用『朋友』的身份,希望你能了解。」雷豪宇堅定不容至喙地道。

 

Neil看著他,茫然了一陣,最後失笑。

 

「原來是朋友……」

 

「Neil?」

 

Neil忽然站起身,雷豪宇微瞇著眼看著他的背影,與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樣子多麼神似。

 

──冷漠而孤獨。

 

「起風了,回去吧。」

 

現在回想起來,那是Neil對他說的告別語吧。

 

█ █ █

 

雷豪宇躺在床上回想起這段回憶,仍記憶猶新。

 

可能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拒絕別人的好感,也有可能是Neil的背影孤獨得像是全世界只剩下他一個人似地。

 

爾後,他康復出院,Neil當然沒再來找過他,就像完成一個任務後,就又換了一個身份一樣,不再與他有任何瓜葛。

 

還記得出院前,院長好友來找他聊天,對這件事下了個奇妙的見解。

 

『野貓雖然孤獨,卻也自由自在,有時候就只是選個固定的人家、固定時間去蹭飯吃罷了,倒也不是想變成家貓。但那戶人家卻自己劃起了界線,把牠的碗拿到了室外去,野貓看到了,當然不會再回來了。』

 

段可敬跟Neil不算熟識,卻幫他取了個小貓的外號,而這段話的比喻,雷豪宇當然明白。

 

但是,接受對方的好感,卻不回報他,這樣的事情他更無法接受,所以只好狠下心來把小貓趕走。

 

雷豪宇原以為從今以後再也不可能見到面了,但這兩、三天卻接連好幾次看到他。

 

照Neil的個性,應該不是他主動來找雷豪宇,最有可能的應該是為了『什麼事』回來,而且還跟蹤他?!

 

如果是前次他們相關的案子,組織的首領也早就抓到,組織也因此解散了,該辦的手續跟資料交換也早在一年前辦妥。

 

而他現在只是個內勤文書人員,應該沒有任何利用價值才是……

 

雷豪宇翻來覆去想不出原因跟理由,便放棄似地沉沉睡去。

 

沒想到下禮拜一上班時, Neil就親自上門告訴他答案。

 

--- 後記- 

大哥!虐待小貓會被動保團體提告的喔~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