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Skyline、Jack!咦?Jack你的臉怎麼啦?」

 

兩人走進會議室後,研發B組組長Frank高聲向他們打招呼,但隨即發現Jack臉上不尋常的紅色痕跡。

 

「我剛剛在電梯裡被推去撞牆。」帶著無限怨念的Jack幽幽地道。

 

「蛤?撞牆?」

 

「長官要來了,坐好準備開會了。」一旁的Skyline巧妙地壓著Jack就座,並轉移大家注意力。

 

始作俑者Skyline的心中當然有歉意,但他更想沒良心地放聲大笑。

 

方才兩人在電梯裡靠肩搭背時,沒注意到電梯抵達樓層,門忽地打開,Skyline情急之下只好推了Jack一把,讓他跟牆壁『親熱』去了。

 

「很痛哎。」Jack不甘心地低聲抱怨。

 

「我知道,對不起啦。」

 

「臉痛,心更痛!」Jack作西子捧心狀。

 

Skyline忍俊不住,「晚上再補償你。」

 

得到糖果的Jack小朋友這才滿意地乖乖坐好,準備開會。

 

待基層主管都到齊後,高層長官也一個個入場,Jack看到連副總都來了,轉頭對Skyline使了個眼色。

 

『副總來幹嘛?』

 

『不知道,會動用到他那個層級的話,八成要宣佈什麼大事吧?』

 

會議開始後,先由行動裝置部門的最高長管報告這件事的始末及後續處理狀況,講到Jack差點睡著時,管理部的李協理才接棒。

 

「管理部除了從今天開始加強內部的門禁控管外,也啟動內部調查,還請各位多加配合,首先請將最近的測試機……

 

李協理個子很小,可能還不到全國男性的平均身高,不過他眼神尖銳、個性精明、從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在他的帶領下,管理部門榮登全公司最惹人厭的部門,舉凡內部各種流程,只要經過管理部,就會被他們拿顯微鏡檢視,退兩、三次件都不是新聞。

 

但也因檢查詳盡、絕不敷衍了事,管理部的員工也常加班,有時候比研發部門還加得兇。

 

「巴拉巴拉唸了一堆哪記得住啊,直接發memo給我們不就好了。」Jack本來就對公司內部簽辦等文書事項毫無興趣,一聽到管理部要他們整理資料就更覺得無聊,整個人就像開了省電模式一樣,了無生趣。

 

Skyline低聲回道,「上面都這麼說了,也只好照辦……但話說回來,似乎不見管理部對於內部洩漏以外的可能進行調查?」

 

「對耶!」Jack驚呼道,「他們該不會打算把這帳全算在我們頭上吧?」

 

「Jack你講得太大聲啦。」

 

雖然Jack與Skyline坐在長桌的後方,但他們的交談聲仍引起李協理的注意。

 

李協理推了推鏡框,「如果有意見的話,請直說沒關係。」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必定噤聲不敢直言,但要Jack閉嘴得搶快他一步才行。

 

Skyline迅速地伸出右手,卻抓了個空,Jack早已正大光明站起,威風凜凜地大聲說話。

 

「不好意思打斷協理的話,方才協理主要說明的,是我們內部控管方面的調查,不曉得關於外部侵入的可能,管理部是否也納入考量了呢?」

 

Jack此話一出,隨即讓在場的人開始竊竊私語,而直屬上司Kim雖然早就習慣Jack這問題兒童的猛爆性發言,但還是鐵青著一張臉直瞪著他。

 

Jack你這個白痴──Skyline緊握雙拳心想,這句話不就等於是對李協理說『只有我們有問題?難道你們沒問題嗎?我看你們的問題比較大吧。』

 

雖然大家都討厭管理部,但也不能直接對嗆啊。要是惹毛了李協理對他個人跟部門都沒有好處啊。

 

老江湖的李協理聞言表情未變,只淡淡地回道,「如果你們內部機台有按件歸檔、列編號、查現況。我想,應該就不會發生被偷偷帶出去,還讓人拍了照上傳這等『低級錯誤』吧。」

 

Jack壓抑著怒氣回道,「當然,試驗機台未能每一台都能控管完善是我們的疏失,但是,若把寶貴的時間拿來貼財產標籤跟建檔這些雜項工作的話,我想,沒有一項新產品能來得及上市,年底的業績也不會太好看,更沒有閒錢分給其他非直接業務相關的單位。再者,我們部門上下每天忙著趕產品都來不及,應該沒有人會無聊到把產品資料洩漏。」

 

「這可難講了,如果對手公司以金錢誘惑的話──」

 

「別的部門我不知道,我們研發的同仁,我可以擔保他們的人格。」

 

李協理冷笑,「用什麼擔保?你小小一個組長的職位?」

 

Jack表情一皺,心想,這是人身攻擊吧?!

 

「Jack,忍住,不要再說話了,快坐下。」Skyline扯著Jack的衣角,他的腳卻像灌水泥,死都不肯坐下。

 

現場氣氛正僵,副總掛著招牌笑容站起身,準備發揮他身為老闆的作用。

 

「哎,大家火氣別這麼大嘛。消息既然已經走漏,回收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趁機利用這個事件行銷,這部份我已經請行銷部研擬了,就算事後被譏笑說是故意洩漏新產品照片也無所謂,只要目的達成就好。」

 

副總一席話頓時安定軍心,但他隨即續道,「不過,機台照片外流的事還是得追究。」

 

  

 

長的會議結束後,所有人都鬆了口氣似地離開,只有Jack依舊不爽地坐在位子上不願起身。

 

「該回去工作了。」

 

「Skyline你就不生氣嗎?」

 

Skyline無奈地看著他,「生什麼氣啊?副總都作了最佳的裁示了。」

 

「先調查內部才調查外部叫『最佳裁示』?」

 

「的確是內部的可能性比較大啊,你不要意氣用事了,我要走了。」Skyline沒打算陪他待在這裡生悶氣,轉身就走出會議室。

 

Jack忿忿地站起也跟在他屁股後面,「好歹也應該『同時』調查啊!」

 

「你以為管理部的人都閒閒沒事做嗎?哪有這麼多人力?」

 

Jack事不關己地回道,「噢,是喔?」

 

Skyline翻了翻白眼,不想再跟這隻沒有邏輯的生物說話,回部門的路上也把他的抱怨當成耳邊風。

 

電梯下樓抵達研發部,門都開了半晌Jack卻沒有要移動半步的意思。

 

「你家到了啦。」Skyline沒好氣地說。

 

Jack此時才轉過身,以一副發表重大事項的口吻宣佈。

 

「告訴你,我張文傑就是吞不下這口氣,所以,今天我要造反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