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KANO衍生

◎此為個人衍生平行世界妄想文,與真實人物、電影公司、演員等毫無關係。

 

----

 

 

「大叔是不是沒把水加滿啊?這水也太淺了吧。」 

 

大江隨便洗完澡就急著跳進澡堂的大浴池,泡沒幾分鐘的澡又嚷嚷個不停。

 

最近是農閒期,大江與齊藤兩人悶得發慌,這天叫了吳波一起玩棒球,怎知那小子竟然放他們鴿子,只好兩人練習傳接球。

 

明明沒有近藤教練在一旁看著,他們卻非常認真,每一個動作都毫不馬虎、都做到位。

 

縱使『棒球』現在對他們來說,不過是一種休閒娛樂,但只要踏進球場,身體就會自己動了起來,大概是因為,近藤教練教導他們的不只有球技,還有對棒球尊重的態度與運動精神吧。

 

齊藤慢條斯理地搓肥皂、洗頭髮,把全身的汗臭都洗乾淨後才戴上眼鏡、頂著毛巾緩緩坐進浴池裡。

 

氤氳熱氣浮起,霧溼了圓圓鏡片,齊藤毫不在意,發出舒服嘆息聲,把身體沉進水裡只露出頭。

 

「呼──應該是少了他們的關係吧。」

 

大江一臉呆樣地回頭,「啊?少了什麼?」

 

「少了學弟們啊,所以才會覺得水變少了。」

 

「為什麼少了他們澡堂的水會變少?」

 

「你上課真的都在睡覺耶,」齋藤搖搖頭,「這是阿基米德原理啊,就是──」

 

他才剛要解說,就看到大江雙眼呆滯無神的模樣,無奈地止住了話題,轉了風向。

 

「不知道船開到哪裡了噢。」

 

「聽濱田老大說好像要坐五天才會到耶。」大江從一旁拿了個臉盆當作船,在水上搖搖晃晃,「不知道他們會帶什麼土產回來啊──」

 

「拿到冠軍就是最好的土產啊。」

 

不經意脫口而出後,齊藤才發現自己說了什麼,兩人頓時陷入沉默。

 

他們還是嘉農的一份子時,嘉農一勝未得,是個弱小又沒有贏球拚勁的球隊。但是他們畢業後,嘉農從地方預賽開始,勢如破竹,連戰連勝,現在還正要前進甲子園。

 

身為學長的他們,嘴巴上雖笑著說些祝福與激勵的話,但心裡卻是一些羨慕、一些嫉妒,更多的是恨自己不能早點開竅、怨自己能力不夠,無法帶領學弟贏球前往甲子園。

 

聽著澡堂的水聲逕流,齊藤突然笑了出來,大江一臉莫名地看著他。

 

「你笑什麼啊?」

 

「我想起當初加入棒球隊的事情──」

 

齊藤近視頗深,從小學就戴著眼鏡,日常生活跟幫忙農務時就常常造成困擾了,所以更沒想過要加入什麼運動社團。

 

而好友大江卻過來邀他,問他要不要加入棒球隊,說是可以強健體魄,他對棒球完全不了解,就糊里糊塗地加入了。

 

後來他才知道,大江原本想加入網球社,但那邊學長太多了,八成會被欺壓,便選了個弱小的社團,準備當山大王。

 

不過,無論初衷為何,兩人後來愛上棒球與隊友們團結的心都是真的。

 

「那時候噢,就連要湊到九個人打球都很難啊哈哈,有時候還得拉濱田老大進來才有辦法打。」想起當初的情景,大江也忍不住發笑。

 

「是啊,沒想到後來你還哭著說『好想贏一場球』。」當初明明就只是想當大王欺壓學弟的人,竟然會為了勝負而激動落淚。

 

「囉唆!」被提起丟臉的事,大江有點惱羞,拍著水面大叫,「你不是也有哭!」

 

齊藤詭辯道,「我戴著眼鏡你哪看得到?」

 

「那我就把它拿下來!」

 

大江撲上前把搶下眼鏡,齊藤措手不及,眼前瞬間朦朧,什麼都看不到。

 

「我看不到了啦,快把眼鏡還我!」

 

「嘿嘿,自己來拿啊──」

 

兩人在浴池嬉鬧一陣後,毫無視力可言的齊藤根本搶不回眼鏡,便放棄似地浸回池中泡澡,不一會兒,大江自己默默地游了過來。

 

「他們拿到全國冠軍遊街那天,我本來不想去看的……

 

「咦?」齊藤愣了一下,「我、我也是,可是明明是你來拉我出門──」

 

「我不想一個人去嘛,」大江撇撇嘴,「後來到現場,當然還是很替他們高興啦。不過……

 

……會覺得自己為什麼不在裡面。」齊藤接話道,「所以後來近藤教練把我們叫過去的時候,我非常開心。沒想到他還認為我們是嘉農的成員。」

 

大江重重地點了點頭,齊藤看不見他的動作與表情,只聽到水花聲。

 

「好想……好想打棒球,好想一起去甲子園……嗚嗚嗚。」

 

齊藤這才明白大江這傢伙為什麼要搶走自己的眼鏡。

 

「川原他們要出發的那天有跟我說,他們之前在比賽時,有時候一抬起頭,還會看到我們兩個站在休息室裡耶。」齊藤強忍著眼淚道。

 

「嗚嗚、是、是喔,他看到的應該不是鬼吧,我又還沒死……」大江邊哭邊道。

 

齊藤苦笑,「就算變成鬼了,我們也都是嘉農的一份子啊。」

 

  

 

大江把眼鏡還給齊藤後,他就起身更衣。

 

大江走進更衣室時,齊藤已經穿戴整齊,準備離開。

 

「我先走囉。」

 

「齊藤、喂!等、等我一下啦──!」大江急急忙忙地要換衣服,卻發現怎麼翻也找不到自己的內褲。

 

齊藤拉開澡堂大門時,猶聽見身後大江怒喊著自己的名字。

 

他揚起嘴角,輕唱起那首歌。

 

一、二、三,後輩さん。(一、二、三,學弟啊)

木の上に,飛んでった。(飛到樹頭去了!)

 

 

 

 

 

 

---

KANO裡有一幕大家在大澡堂裡,齊藤學長還戴著眼鏡XD

果然眼鏡才是本體啊(誤)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mi亞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